中文 英文

独家丨弦祺酒业对话柯拉兹酿酒师Alberto,解读酒款背后的故事

发布日期:2019-11-06 浏览次数:456


      vinexpo展会期间,上海弦祺酒业独家对话了远道而来的柯拉兹酿酒师Alberto。他向我们分享了一些关于酒庄和酒款的背后故事,我们也交流了对行业内热点的看法。


     (Q:上海弦祺酒业,A:酿酒师) 


01 关于气候变暖


Q:第一个问题,我想知道全球气候变暖对柯拉兹酒庄有什么影响,尤其是在托斯卡纳这样一个本来就很温暖的产区。


A:这是个好问题。事实上早在二十年前,我们就已经开始应对气候变暖这个问题了。柯拉兹的葡萄园以前种的全是桑娇维塞,现在则有很多赤霞珠、品丽珠、梅洛和小味儿多,逐渐变热的气候不再适宜桑娇维塞生长。我们选择混酿的原因是,这些品种有着各自不同的开花期、成熟期和采收期,这样可以让我们收获到不同成熟度的果实,用来调配。


Q:原来如此。如果气候逐年变热,酒庄要如何控制酒精度不会过高呢?


A:你知道酒精是由糖分转化来的。所以首先我们会在葡萄行间种植一些其他作物,比如豆科,让它们和葡萄树争夺养分,进而降低葡萄的含糖量;第二个方法是使用经过筛选的酵母,它们的酒精转化率会更低。




02 Ferro和Otto Muri的背后故事


Q:那我可以把气候变暖理解为你创造出Ferro这款酒的原因吗?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酿造这样一款酒,因为petit verdot单酿实在是太少见了,而且这个品种并不容易在凉爽气候下成熟。


A:不不不,Ferro的诞生是另一个故事。我和Lamberto Frescobaldi都想用小味儿多酿一款酒,他很喜欢这个品种,花思蝶集团在很多产区都拥有酒庄,并且种植着小味儿多。而柯拉兹葡萄园的微气候则更适合它,小味儿多在柯拉兹酒庄有着出色的表现。


(Lamberto Frescobaldi是花思蝶集团现任董事长,柯拉兹酒庄是他私人名义下的财产)


Q:没错,Ferro真的很有意思,它比我想象的更柔顺。


A:事实上,最开始我酿造这款酒的时候,2005年,我出现了一些失误,酿出来的酒单宁很重,所以后来我采取了一些措施,比如经过24个月橡木桶陈年,来缓和它的单宁。


Q:原来如此。


A:你知道,Ferro这个词在意大利语里是“铁”的意思,表示这款酒有着强劲、坚实的口感。而我取这个名字的另一个原因是,Lamberto的外公,Ferruccio Marchi,他的昵称就叫Ferro。


Q:哇哦,我喜欢这个原因。我觉得我绝对不可能在网上找到这个信息(笑)。


A:不过绝大部分的信息其实你都可以在柯拉兹的官网上看到,我们会定期更新。




Q:作为酿酒师,你会倾向于去控制发酵过程的每一步,还是会允许有一些“表现自我”的部分?或者说,酿酒师有可能提前想象或预测到完成时的酒表现如何吗?


A:老实说,我觉得不可能去控制每一步。举个例子,Otto Muri这款酒,使用了单一品种Fiano去酿造。这个品种几乎没有香气,我以前在葡萄园里直接咀嚼过Fiano,感觉不到任何风味。


Q:但Otto Muri这款酒的香气很棒。


A:没错,这些香气就是在发酵过程中由酵母和橡木桶带来的。所以我是说,你不可能在最开始咀嚼葡萄的时候,就预测到最终的酒。




03 关于酒款评分/酒庄发展


Q:我们知道你在柯拉兹酒庄里已经做出了很多出色成就,我想问,你觉得未来在哪些方面可以有进步的空间呢?


A:当然。我认为Collazzi这款酒有很多方面可以提升,现在品尝的是16年,而你们会发现接下来的17、18、19这几个年份拥有更好的表现力。


Q:那otto muri呢?


A:不,这款酒对我来说已经近乎完美了。


Q:那你会在意酒评家的分数吗?尤其是当他给了一个很高或者很低分数的时候。还是说你完全不在意?


A:我认为酒评人之间的标准是有差异的,James Suckling,Antonio Galloni,Jancis Robinson……他们各自的标准和对待不同风格酒款的标准都不一样。如果我的酒获得了90以上的分数,我会很开心;如果是95以上,我会觉得,哇哦,真不错。但市场化的评分并不能代表一切。



Q:你还记得过去十年里柯拉兹的葡萄园经历过最糟糕的天气是什么吗?


A:2007,2011和2014年都有。07年我们遭遇了暴雨,11年则是炎热和干旱。


Q:那当时酒庄进行灌溉了吗?托斯卡纳允许灌溉吗?


A:我们灌溉了。葡萄种植的前三年允许灌溉,投入生产后,你需要拿到托斯卡纳酿酒委员会的灌溉许可才能灌溉。


Q:好吧,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酿酒师的工作很了不起的原因,因为你要在这些不同的年份里让葡萄酒保持品质和风格上的稳定性,我能想象到酿酒师需要做大量工作才能达到这个目的。


A:没错,这确实很难。不同年份里的葡萄果实表现可能是波浪形的,而你需要保持酒的表现稳定。


Q:你知道吗,我大学也学的是葡萄酒酿造,那会儿我们有发酵实验,即使有很多老师去教你,应该这么做,应该那么做……我还是觉得发酵真是太难了(笑)。


A:对,的确很难。


Q:品尝我们自己酿出来的酒简直是可怕,根本喝不下去(笑)。酿酒师真的很厉害。


A:我同意,我已经做这个工作二十年了,我在大学学了酿酒,在基安蒂产区和意大利很多其他地方工作过,我依然认为酿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你要花费很多年去做好这件事。



04 其他轶事


Q:你觉得这次的vinexpo怎么样,第一次在中国举办。


A:很不错,真的。因为我去过波尔多和香港的vinexpo。


Q:你是说和其他城市对比?


A:对,去年我们参展了波尔多的vinexpo,人流量不太理想,而且是三天展会时间里一直不理想。


Q:我们也听说了去年波尔多vinexpo的情况。


A:简直就是“灾难级”的。 


(去年波尔多vinexpo的情况和法国时局有关,不作过多讨论)


Q:最后我还有个私人问题,除了柯拉兹,你还喜欢哪里的酒吗?意大利或者世界上其他产区都可以。


A:朗格。我对这个产区的酒非常感兴趣,我喜欢那里的风格,用大量的Nebbiolo。


Q:那如果让你在Barolo和Barbaresco之间二选一的话,你更喜欢哪个?


A:我选Barolo。




采访/编辑/审稿

弦祺酒业市场&品牌部